在音乐中寻找自然

黎洬  2020-07-03 13:39:43
    夏夜,山丘上的老树下靠着,四处传来那美妙的蛙鸣。两三只萤火虫照亮了在手上摊开的书。蝉在树上唱着,群星在空中漂浮。从山丘上俯视山脚下的村庄,两三点烛火在黑暗中闪烁,蝉鸣声中,透过一种朴实的鼾声。我借着一点萤火,抚摸着身旁的嫩草,深深的吸一口气,潮湿的空气中夹杂着泥土的芳香与山村晚饭的油香。闭上眼,静静的享受着这种安宁,与美丽。
    刺耳的鸣笛如同一颗炮弹,击中了村庄,将村庄一瞬间夷为了平地。山丘上的老树折了,夜里的萤火虫散了,美妙的鼾声变成了刺耳的尖叫声。空气中的芳香被浓厚的尾气味掩盖,而曾经的蛙声与蝉声也已消散在空中。无奈的我摘下耳机,望着面前看不到头的汽车尾灯,豆大的雨点有节奏的打在了车的挡风玻璃上,雨滴如同一朵花,在玻璃上绽开,可花期为过就被无情的雨刮打在了地上。雨中充斥着难闻的尾气与汽油的味道,美妙的雨声中,带着司机急躁的咒骂声。音乐依旧在放着,可村中的人们早就被吓跑了,昆虫也被吓散了,耳机里的音乐也显得那么的无力与死板。
“静”这个字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远。我曾想在城市中找到静:昔日安静优雅的西餐厅如今充斥着孩子们的欢笑;过去的充满书香的书店,如今沦为摄影打卡地。大城市中真的没有静了吗?
F-佩索阿说,他更愿意“游历第八大洲”。而我,更愿意在音乐中寻找自然中的那份宁静。就像韩少功从一片落叶中看出千里山脉,或者是万里沙漠。我喜欢一个人周游世界,一个人坐在河岸上,看着水里的游船;一个人躺在草地上,望着懒洋洋的云朵遮住太阳;一个人坐在树林里,独自欣赏鸟儿的天籁之音。
我曾去过城南,去那赏过花,看见了陌生人间的温暖。蹲在花丛中,看着一位手持吉他的音乐人为一个瘦弱的孩子弹着吉他。我也曾坐在江旁,任暖风拂过我的脸庞。望着那在江中行驶的货船,闻着江水的味道。我也曾坐在不知名的暗处,望着远方黑暗的天空一次又一次的被烟花点亮,路上挂着随风飘动的灯笼,以及家家团圆的欢笑声。曾经,我也独自周游世界,感受世界的美好,感受世界的每一次呼吸,感受那静的世界。
背起行囊,我将自己的脚步留在了青石巷。而我也将去到下一个未知的地方,去寻找自然的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