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此故乡没有春秋

染柒柒  2020-06-24 09:36:22
        大抵有段时间没和故乡的秋打过照面了。没有郁达夫笔下的冷冽,小城的秋是了无声息的,像泼洒的墨慢慢晕染开来。
        小城的秋像是从那几排树开始的。晚自习略晚些回家,路上就清冷了些。路两旁的树在晕黄的路灯下投下枝枝叉叉斑驳的影子,才意识到叶子已开始离家秋就这样来了。小城的秋仍有暖的犯困的阳光。门外慵懒的晒着太阳的猫,偶尔抖抖耳朵伸展身躯,继续在暖的发甜的阳光里眯着眼。
         小城的秋也是热气腾腾的。在与闹钟“生死殊搏”中套上外套背好书包,天仍是灰蒙蒙的。火急火燎的赶往常去的早餐店,已经有背着书包排队的学生,老板娘和伙计们仍在争分夺秒的包着小笼包。包子出笼,热腾腾的水汽似乎使呼吸都变的发烫了。还有盛在白瓷碗里热气腾腾的胡辣汤,随着白瓷汤勺的搅拌,热气携着麻辣烫料冲击着味蕾。而千层饼似乎是胡辣汤的绝配。案板上发烫的圆饼切成不等的份量装在装在竹制的盘里,金黄的面上点缀着芝麻,香气直面而来。松软可口的饼放在胡辣汤里又是另一种美味了。吃完早餐在秋的雾气里额头已起了细汗。人群也熙熙攘攘起来,小城正在慢慢苏醒。
         小城的秋又是匆忙的。早上打招呼的还是清冽的雾气,一整天的书海题战就只有路灯下斑驳的树影与我打个照面。但我知道小城的秋仍是往年的模样。夕阳下一定有老槐树的影子,枝桠交横像幅水墨画。我知道夕阳里空气仍是暖的,有悠闲的老人聚在屋檐下拉着家常。我知道那些身影有一个是我的奶奶,那一定有只猫吧,它一定又眯着眼。或许会有一堆芦絮吧,奶奶定在做些没人穿的鞋了。小城的秋太匆忙了,还没来得及打个盹那棵老槐就萧条得不像样了。聚在一起的老人大抵是回去做晚饭了,她们也许在想:小城的秋快过去了,那离家的人大抵冬天就该归来了吧……
         而今,在300多公里的远方没有暖的发甜的阳光没有热气腾腾的早晨。而小城的秋也该来了吧,那家早餐店一定还在吧,此时那棵老槐一定在画那幅水墨画了,那一定有猫咪在家长里短的讨论里打起盹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