依恋

813833926  2020-06-21 18:58:32
院子里的小哈巴狗小白经常跟着我。每次我打饭回来捧着香腻腻的回锅肉坐下来,它好乖,后腿盘起前腿撑地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,好似怕闭眼我会飞喽,偶尔不慎的露出大舌头舔舔脸四周,是不是告诫自己要淡定不要被人类的香饭炮弹所诱惑?

向晚的晚霞很美丽,我出来去山上它也紧跟,看小黑也跟着很吃醋,嗖的跑过去把它挤兑边上去,又溜回我后边嗅嗅裤腿,摇晃尾巴很得意,很势力,但我喜欢。每次下山去市区,它缠绵的跟着,我一猛回头它也猛回头,好像说:别看我别看我,我看别处哩,不是看你。它那倔强不顺一动不动凝望你的样子,在越来越远的模糊的视线里好像是凝固的化石啊!

四川满山坡的油菜花开的时候,我也不能免俗去看,一连串的野鸡咕咕咯咯的惊飞颤叫声里,我打开了李清照的诗看……叽叽叽的鸟语拨动了春困的睡弦,醒来时发现一只黄色的蝴蝶卧在打开的书页上,古木森天,河水哗啦,刚下过雨的山谷里,乌鸦喊着沉重的“呱呱”,蝴蝶睡的时候它的下面的腿也是在轻轻的抖落,书是刚买的,里面还有油墨香,蝴蝶刚从浓郁芳香的油菜花上待过,鹰不时的划过长空,我觉得我好像是几千年前的一只蝇儿,落脚在一棵古松树下,香气四溢的松脂一滴一滴的滴到我头上,我的四周很透明很芬芳,可把我香醉的动不得了,松鼠是不是很高兴啊……

边疆的戈壁好冷啊!,盖上两床厚被子都不暖和,蒙上被子在手机上看书,一只飞蛾静静的收起翅膀窝在被窝里一动不动,要是暖和天我早把它用纸包起扔出去,今天不行!夜深,风大,沙袭,让它去哪里呀?我知道夜里会做梦的。

梦里依依亲人见,天亮凄然白墙面。有人说:“我们都是在大自然下讨生活。”那么我和大多数人的疑问是被动物依恋是不是很幸福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