器之忆

813833926  2020-06-21 19:05:32
那一年,是我第一次上工地,我已经四十四岁,半路出家。

下午,我们正铺水稳,领导坐车来工地,见我就问一个问题,我答不上来,他张口就骂,啥也不会,干他娘的什么监理?我气的流泪,四十多的人头一次让人骂!其实老何还不如我,领导当众人面骂他,当时老何和施工单位搞得很僵,人家打电话要通知他工作,他不接。领导来我们驻地办,二话不说就检查监理日记,一看老何的日记,领导把本啪的往地上一摔:他妈的!啥东西!半个多月都没写!干不了滚蛋吧!

那个晚上,四十七岁的老何哭了半夜……我半路出家,啥也不会,遇到施工问题问人家,人家也不告诉你,除了买书看书,除了向工人请教,我还经常请施工员和技术员吃饭,关系拉近就成了朋友,再问就很自然接近了。好在我有和下层阶级打交道的经验,攻心在主,酒肉先上。花钱是小事,主要,不想挨骂!

在黄河桥工地,我和业主发生冲突,资料出了问题,人家不愿意,当时我被全线发通告并罚款三百。据说本来要求赶我走,是领导亲自和人家谈去缓解,用意在留下我。因为当时我和那个业主当场吵过架,他们两个人谈心时,他还气得嘴唇发抖。领导挂不住。当时我正在桥梁工地上负责基桩监理,领导开车路过,让人喊我去他车上,带我离开,在车上一顿臭骂,我不敢顶嘴,唉,谁叫自己没材料,跟着人家干?训了半天他还不解气,猛一停车一吼:下去,自己走路滚回去!乖乖的滚下来,正是七月里,太阳很毒,路上没有树荫,离我们工地和住处有十几公里,过路拉土车拉料车不停过。狼烟动地,我只好低头滚回去呗。

钱罚了,通告发了,很多人看到我,盯着我打量,好像想说:这家伙以为自己是谁?罚钱服气不?甚至有人故意弯腰低头看我,看我低垂的眼睑流泪没?

当然,这以后,那个业主再去工地检查,看到我叉腰站那儿,再不上来说三道四,直接绕道跑了,怕我碎了他吗?不好说!

在洛阳修二级公路,业主过多干涉监理工作。本来按要求,路基压好,要做水稳,但那地方下雪过后,路基松软,业主直接要求上鹅卵石碾压,再上水泥稳定碎石,有经验的知道,路基有水,那石头圆滑,再上碎石碾压能稳定吗?结果失败,业主为推诿业主,要求监理做检查过关,总监不写干脆不干,要求我写,我不写。结局是不写就滚!滚就滚,又不是没滚过?我和领导大吵一顿,他性格好,任我撒泼发横,只说来我身边这吧,正缺人手!临走,我给那业主打电话,臭骂了他一通,他立刻给我领导说了,领导倒不急,说啥话都敢撩!

可这并不美气,首先是让我当一般人使用,领导还有怪话嘞:你只能当个拿高级驻地干现场监理的活儿!彼时我正在活动去别的工地。忍住没发,我知道跟着这个没性格的人,只有一个字:完!我的阅历经验是,领导骂你,是没把你当外人,骂过就完,不背后下刀子。领导不理你领导不骂你,你完了!

我临走前,领导说怪话:还记仇哩,要出去挣大钱呢!

到新工地,二话不说,我就被委重任,这是后话了。

今年公司年会,那个曾骂我,让我滚下车自己滚回去的大领导对我做了评价:踏实能干,一个人可以管一个工地!单独作战能力强!是跟着我最成功的一个。缺点是不灵活!

近十来年里,他对我的评论一直是踏实两字,今年多了几个字,即是肯定,也道出那漫长的磨练过程!